<s id="77cbt"></s>
  • <b id="77cbt"></b>
    1. <u id="77cbt"></u>

      1. <source id="77cbt"></source>
            <mark id="77cbt"></mark>
            未登錄

            開通VIP,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

            開通VIP
            我爸這幾年



              你是最棒的

              我爸52歲那年,特別不順。在肉聯廠干了22年,被解除勞動合同,他每天晚上在家借酒消愁。那時我大四,寒假回許昌,看他氣悶的樣子,勸他想開點。

              他說:“他媽的,還解除呢,就是開除!我韓寶義勤勤懇懇一輩子,憑什么開除我?”

              我說:“廠子效益不好,當然拿你們這些老人開刀了,難道開人家一線的啊?”

              “只有3年啊,3年我就退休了,他們太沒有人性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拍他肩膀說:“韓寶義先生,不就養個老嗎?怕什么呀,有我就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翻我一白眼說:“嫁出去的姑娘,潑出去的水,我能指望上你嗎?還是陪我喝一盅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爸喜歡兒子,對我一點也不掩飾。從小把我當兒子養,也解不了他的心頭癢。老媽看見了說:“又拉著你姑娘喝酒,你就不怕她出門讓人笑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說:“不會喝的姑娘沒前途,懂嗎?”

              我爸聽了,就哈哈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他喜歡看我豪邁的樣子,多少煩心事都不在了。那時候,“女漢子”這個詞還沒流行,只有姚晨在《武林外傳》里橫行。我爸特別喜歡她。他常和我說:“這大嘴巴姑娘,挺好,將來肯定有前途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打擊他,說:“別逗了,沒看見她這樣的姑娘只能一輩子當店小二嗎?”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和老爸頂嘴是一回事,現實是另一回事。那一年,我雖然沒畢業,但已經開始為找工作忙了。而一個樣貌偏近李大嘴,性格偏近郭芙蓉的二本姑娘,深不得京城傲嬌的HR之心。記得返京的那天,老爸給我發短信,說:“加油啊,閨女。找工作爸幫不上忙,只能給你加油了,你是最棒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坐在轟隆隆的火車里,“噗”的一聲笑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托我爸的福

              我爸53歲那年,重新走上了工作崗位。在一家酒店做PA,主要負責大堂男廁所。而我托我爸的福,在一家通信公司找到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是的,托他老人家與我沒事來一盅的福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次公司面試之后,通知去酒店聚餐,我和一位哈爾濱姑娘脫穎而出。因為我們合力把12名男生喝倒了。后來我們才知道,經歷了傳說中的“飯簽”。飯局之后,只有6個人成功簽約,其中就有我。

              拿第一個月工資的那天晚上,我給老爸電話,我說:“來來來,想要什么,我孝敬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爸說:“我和你媽不要你孝敬,我們自己能掙錢呢,你自己留著花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嘆了口氣說:“韓寶義先生,你還真會潑冷水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振振有詞地說:“剛掙錢,我得多潑你點冷水管著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一年,春節回去,我給我爸買了件鄂爾多斯羊毛衫,大紅色的。他皺著眉說:“不是告訴你別亂花錢嗎?給你媽買就行了,我需要自己會買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媽看我冷了臉,埋怨他說:“女兒買了,你穿就對了,那么多話干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不過大年夜那天,他還是喜滋滋地穿起來,逢人就說:“我女兒從北京給我買的,可貴了,好不好看?”

              老去的無奈

              我爸58歲那年終于辭職了。

              我覺得,他是服老了。

              4月,我出差商丘,順路回了許昌。一進家門就看見我媽在縫被子。客廳里有零零散散的東西在打包。我問:“這是要去哪兒啊?”

              我媽說:“你爸要去養老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驚訝地說:“好好的,去那兒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“他啊.....”

              我爸在一邊瞪了她一眼,我媽就沒話了。我爸說:“養老院的位子可緊俏了,要早早申請,這張床,我等了兩年才輪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晚上直到我爸睡了,我媽才把白天的話說完。

              她說:“你爸腦子不太好用了,可能是以前酒喝得太多。去年夏天,他下班回來,忽然就找不著家了。站在大馬路上,怎么也想不起來自己在哪兒。后來手機也沒電了,一個人在外面整整走了一個晚上,直到早晨才想起家在哪兒,那一次可把我嚇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心里瞬間被刺痛了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那都是一個人老去的無奈吧。

              那幾天,我沒離開許昌,陪我爸去養老院報到。那里條件還好,兩人一間。對面床上坐著位滿臉皺紋老頭兒。媽把新被子放在床上,和他打招呼說:“嗨,你好,我們是新來的。你晚上打呼嚕不?”

              可他沒理我們,只是一個人看著電視,嘴里念念有詞。

              我突然感到一陣莫名的害怕,拉起我爸說:“咱們不住了,你跟我去北京吧。我養得起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老爸卻推開我的手:“別傻了,你和有諒連房子都沒有呢,拿什么養我?再說,這里護理都是專業的,你不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天離開的時候,我媽落淚了。我爸把她拉到一邊,說悄悄話。我聽不清他在說什么,只是看我媽不停抹眼淚,最后破天荒地,主動抱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喝一盅吧

              我爸60歲那年,腦子已經完全不清楚了。記不清所有的事。但是人變得特別樂觀,喜歡聽評書,喜歡笑。2014年5月,我請了年假回去看他。他胖了,眼神里空空的,時不時地就會笑。我媽說:“這樣挺好,皺了一輩子的眉頭,終于散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是的,他一切都好,只是不記得我和我媽。

              后來我們閑聊時,說起我爸剛進養老院那天。我說:“他到底和你悄悄說什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我媽說:“除了寶貝你,還能有什么。他說趁他腦子清醒,和我說個事。他和我這輩子就算過完了,以后能活成啥樣算啥樣,千萬別給你找麻煩。他說你的日子還遠著呢,咱們給不了你別的,就幫你省個心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個平凡,普通,沒什么錢,也沒什么文化的老爸,能給他女兒什么呢?不做她的拖累,就是他最大的愛吧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,我趁媽去洗手間的時候,悄悄從背包里拿出一瓶違禁品——紅星二鍋頭。我在我爸面前晃了晃瓶子說:“嘿,韓寶義先生,咱倆喝一盅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爸一瞬就愣住了。他看著我,空空的眼神仿佛有了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他忽然說:“閨女,你來看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一天,是5月20日。

              我爸60歲,我29歲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,他再也沒有想起過他寶貝一生的女兒。

            (加微信,免費訂閱。微信號:tbgz99)
        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、誘導購買等信息,謹防詐騙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一鍵舉報
            從APP上打開文章,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
            來自:xc活人的婁子  > 家事
            舉報
            [薦]  原創獎勵計劃來了,萬元大獎等你拿!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    類似文章
            幽默段子:老爸盡然用這招驗證我抽沒抽煙!姜還是老的辣呀!
            笑壞全家人的老媽和老爸
            我媽當年是個萬人迷,卻被我爸泡上了。
            笑話專輯2
            Z小姐: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傻
            “爸爸當年怎么追上媽媽?” “他們在傳銷窩里認識的。”
            更多類似文章 >>
            生活服務
            綁定賬號成功
           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!
           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,
           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!
            色妞AV永久国产AV张柏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