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 id="77cbt"></s>
  • <b id="77cbt"></b>
    1. <u id="77cbt"></u>

      1. <source id="77cbt"></source>
            <mark id="77cbt"></mark>
            未登錄

            開通VIP,暢享免費電子書等14項超值服

            開通VIP
            爆了!國劇最高分被它拿下

            2022-06-16

            本以為不會再出現這樣的盛景——

            古偶回春。

            豆瓣開分8.3,一日內飆升至8.8。

            什么概念?

            2022年國劇最高開分,最高評分。

            打分人數超33萬,算社交必備劇。

            不止是繞不過,也因很想聊——

            「夢華錄」

            2022.6.2

            若問《夢華錄》勝在哪?

            最直觀的,“絕色”二字。

            劉亦菲當然美。

            不是冷感似玉像的小龍女或王語嫣,亦非久居仙靈島不睇凡人的靈兒,而是俗世里的茶店老板娘。

            嬌嗔撩人,亦有風情入骨。

            不需要后期極致磨皮美顏,小細紋小毛孔也成點綴,真正的美人有讓觀眾多寬容三分的特權。

            天下苦丑偶久矣。

            先輸的從不是臉,而是質感,如出一轍的服裝,一言難盡的發飾。

            你似我,我似她。

            纏纏綿綿一起擺爛,不依托朝代,盡可能架空,因此鮮少有考據。

            說《夢華錄》絕色。

            在“人”,更在“形”。

            發型上。

            纏絲釵,钑花釵、竹節釵、橋梁簪、玉簪、珠花.....巧妙混搭,有寶髻松松挽就,亦有云鬢花顏金步搖。

            服飾上。

            三位女主各賦情態,劉亦菲是俏麗漸顯端莊,柳巖是潑辣手巧能干,林允則是天真上添嬌憨。

            淺的淡的,濃的艷的,十件百件,不吝手筆。

            夜談時,三人只著素衣也顯風韻。

            人和景都恰到好處,畫似的,像極了晏幾道寫的:

            瓊酥酒面風吹醒,一縷斜紅臨晚鏡。

            小顰微笑盡妖嬈,淺注輕勻長淡凈。

            但別被騙了。

            《夢華錄》的外表是絕色的,內里卻直指“吃人”。

            夫權,父權,君權。

            它要講女子與這三權的硬碰、暗杠以及順勢而為。

            故人心易變

            700多年前,關漢卿寫雜劇《趙盼兒風月救風塵》。

            被《夢華錄》借來做劇本的引子。

            女主趙盼兒的人設改妓女為樂伎。

            有人質疑,這樣的改動是與觀眾“潔癖”(要求女主賣藝不賣身)的茍合,其封建保守程度比古人還甚。

            但你看趙盼兒是怎么說自己身世:

            這段是原創充拓,因父獲罪,因君開恩,從良后開茶店,有知識有閱歷,但士農工商依次四等,自己依舊是下等人。

            固化的強權下,半分不由己。

            這番話,還是被逼之下才說。

            救風塵,救的是姐妹宋引章(林允飾)

            宋引章擅琵琶有樂籍且不得從良,為了反抗命運愛上假裝富商的酒色賭徒周舍。

            趙盼兒一眼識穿,但好言難勸。

            宋引章隨周舍私奔,進門后先是被打五十殺威棒,又慘遭虐待,劇作處理大膽,直愣愣呈現了女人被當成狗一樣拴著脖子。

            趙盼兒得知后,以錢和美色相誘,引周舍休了宋引章,求娶自己。

            關漢卿寫:

            那廝愛女娘的心,見的便似驢共狗,賣弄他那玲瓏剔透。我到那里,三言兩句,肯寫休書,萬事俱休。若是不肯寫休書,我將他掐一掐,拈一拈,摟一摟,抱一抱,著那廝通身酥,遍體麻。

            一笑一怒百媚生,騙得周舍寫休書。

            有人噴《夢華錄》的改編是歧視妓女。

            其實不然,助趙盼兒成事的正是妓院。

            借她錦緞首飾,借她上好廂房,充場面造排場,唬得周舍一愣一愣,原因無非四個字——

            感同身受。

            劇里三番四次出現“賤”這個字。

            對趙盼兒來說,是自厭,卻不是自棄。

            她對自己有“恥感”,恥感使得自尊與自卑成為一體兩面。

            趙盼兒救下落難的歐陽旭(徐海喬飾)

            供他考科舉,只待他金榜題名風光迎娶,卻等來老奴說公子已被賜婚,你這賤民快死心。

            她說,哦可以,得加錢。

            人各有苦。

            孫三娘(柳巖飾)出錢支持丈夫創業,生下兒子,嚴格遵守三從四德,卻被丈夫以善妒、蠻橫的理由休掉。

            想回娘家,結果娘家沒了,只能求死。

            三個女人都是情場失意的人。

            被綱常掐住咽喉,被倫理困住手腳。

            但故事沒有陷入自怨自艾,而是以現代意識附身古人處理女性困境,具有強烈的性別主義色彩。

            正因此,看時會覺得暢快。

            此處好風光

            《夢華錄》的朝代設定為北宋。

            此時的都城東京(今河南開封)繁華不似人間。

            八荒爭湊,萬國咸通,花光滿路,簫鼓喧空。

            因此有句“若能穿越一次,不妨到大宋東京一看”

            宋不抑商,諸市繁多,商鋪林立。

            趙盼兒北上東京向負心人歐陽旭討說法。

            三女子在此扎根開了茶坊,名為半遮面。

            不是胡編。

            宋人愛茶,孟元老在《東京夢華錄》中寫:“以南東西兩教坊,余皆居民或茶坊,街心市井,至夜尤盛”

            茶坊名也各異:有俞七郎茶坊、有郭四郎茶坊、還有朱骷髏茶坊、黃尖嘴蹴球茶坊、大街車兒茶肆.....

            此時斗茶盛行,比拼色、香、味,甚至還加鹽調味。

            也出現了最早的拉花“茶百戲”。

            女子開茶坊不新鮮。

            莊綽《雞肋編》有載:“嘗泊舟嚴州城下,有茶肆婦人少艾,鮮衣靚妝,銀釵簪花......”

            劉松年的《茗園賭市圖》亦留下畫像。

            《茗園賭市圖》右下角的婦人

            趙盼兒有茶技,孫三娘會點心,宋引章彈琵琶。

            市場調研、價位定制、成本計算、銷售策略......

            沒有金手指,便磨掌上繭。

            半遮面茶坊經跌宕遭波瀾,慢慢開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劇的開篇是血淚史,之后是創業史。

            但它沒有讓女性斷情絕愛,而是讓她們伸出感知的觸角。

            不知身是客

            趙盼兒最迷人的特質,不是所謂大女主的“清醒”——

            聞君有兩意,故來相決絕。

            你負我可以,帳要算清楚。

            而是矛盾——

            自卑與自尊的混合體,敏感與鋒利的雜糅物。

            尤其是她的愛情,要看勇猛與膽怯誰主沉浮。

            她遇到新的愛情,皇城司指揮顧千帆(陳曉飾)

            心有所動,行難上前。

            因一朝被蛇咬而猶豫忐忑、反復試探。

            極致的推拉讓觀眾也跟著面紅耳赤。

            不對頭的冤家,他說她輕佻是鄉野村婦,她瞅他兇神惡煞似閻羅。

            你刺我一劍,我咬你一口。

            CP感是玄學,有的硬賣也沒人買賬,有的湊一塊就火星帶閃電。

            愛要欲語還休才纏綿。

            顧千帆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趙盼兒:“你是不是?”

            顧千帆:“是不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趙盼兒:“沒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其實早就點頭給出了答案。

            這一刻是觀眾和劇作者間的心領神會。

            成年人的愛情,要由沖動牽引,由欲望填充。

            呵出的氣讓人顫栗,唇齒相碰吞吃滑膩舌頭。

            愛要“不干不凈”才好看。

            一部女性劇,不與愛欲剝離。

            給女主遲疑與進攻的權利,給她保守與放浪的兩面。

            它選擇直面男與女的較量。

            但是更深層,它想講權力,只是有些力不從心。

            《夢華錄》沒有與權力脫鉤。

            趙盼兒幾次脫險,靠的是顧千帆。

            她與周舍對簿公堂,明明人證物證都站在她這邊,卻因質疑縣尊輕判被冠上咆哮公堂的罪名。

            長舌婦,脊杖二十記。

            是顧千帆托人救她。

            她去找歐陽旭,要回自己的東西,明明是這男人品行不端,有愧于人,卻招了衙門來趕人。

            外地流民,脫衣服游街,逐出東京。

            是顧千帆保她留下。

            與其說是靠顧千帆,不如說是靠他背后的強權。

            顧千帆并非萬能,他落難時,也要去求不愿相認的父親。

            啊,《我的丞相爸爸》。

            趙盼兒有她的機敏。

            但早在未入京都,顧千帆就提醒她,東京地界,是權貴聚集地,再勇莽也無濟于事。

            罵《夢華錄》不夠“女權”。

            實際是,無法奢求古偶劇去處理沿襲千年的封建帝制與父權結構。

            更何況一切表面為男對女的傾軋,歸根結底是強者對弱者的剝削。

            只是男人常握有權力。

            劇中也有例外。

            歐陽旭金榜題名,被高官高家選中做女婿,高家的女兒有權有勢,歐陽旭懼怕,只能避其鋒芒。

            男女的強弱位置便調換了。

            但《夢華錄》自覺呈現了局部現狀:拴鏈子式家暴、扒衣服式羞辱......

            同時保留女性的體面。

            正如趙盼兒陷入愛情時告誡自己:“一定要清醒。”

            這是她的自持,也是她的困境。

            不可否認,市場低迷的當下,《夢華錄》是被同行襯托出的鶴。

            沒有比國內更寬容的觀眾。

            沒有比國內更輕松的演員。

            一部劇的走紅證明,只要走走心、賣賣力、帶點腦,只要尊重觀眾,便會收到同等的尊重。

            參考資料:

            1.《發間點綴——夢華錄釵與簪的不完全盤點 》,清團子,豆瓣

        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、誘導購買等信息,謹防詐騙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一鍵舉報
            從APP上打開文章,閱讀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類似文章
            來自:影探  > 待分類
            舉報
            [薦]  原創獎勵計劃來了,萬元大獎等你拿!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    類似文章
            《夢華錄》 劉亦菲+陳曉+柳巖+林允 劇集講述了什么故事
            連刷十集,我連倍速都不舍得開
            《夢華錄》追到14集,果然我們都看錯了
            《夢華錄》:趙盼兒看似活得通透,其實有個致命弱點
            開分就火速飆上8.8分,終于又爆出了一部國產口碑佳作!
            《夢華錄》四大穿幫鏡頭,最忙碌的群演小哥,一個人演8個角色
            更多類似文章 >>
            生活服務
            綁定賬號成功
            后續可登錄賬號暢享VIP特權!
           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,
            可點擊這里聯系客服!
            色妞AV永久国产AV张柏芝